Skip to main content

齐剑南谈书法

2022年09月21日 21:11:24231人参与1
公告:本站为大家提供专业的书法资料U盘。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谢谢!
需要【国展资料U盘】点这里
需要【书法宝典U盘】点这里


齐剑南(1958.5—2018.10),字南园,号太舟居士,别署齐二、二南等,山西榆次人,中国当代碑版书法代表书家。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,2012年任宋庄书法院院长。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大展,曾获文化部群星奖。2017年辞去宋庄书法院院长职务,成为独立艺术家。

齐  剑  南  谈  书  法

文/书/画 齐剑南

写字是骨子里的东西,是个人的行为,我认为没必要跟人多解释。

写字是要掏空自己内心的。

在诗里有这么好的句子。你获得了这个东西,你就有书写的欲望,你在写的时候会很精彩,因为这个东西一下就种在你的心里了,不发芽都不可能,不精彩都不可能,因为你太想写这个词了,它像你读了多少年书要总结的一个事。

石涛十七岁就说过,为什么我要像二王,二王为什么不像我呢,古人能经得住推敲的第一都非常有个性,第二他是有想法的。

我写完一张字,会经常自己观摩自己。我认可的字,很可能一张字会挂半年,没事就看,看了半年还觉得可看说明这张字不错。有的字当时不觉得有多好,但越看越舒服,越看越有道理,那就是好字。然后反复地跟古人比较,时间不同比较的结果也不同,这个结果会让你产生定力,或是让你动摇。跟古人比完再跟自己比较,它往往有决定性。聪明人会比较,在比较中获得快感,获得一个结果,然后指导他下一步的行动。

比如我在浓墨饱蘸毛笔情况下书写,通常会很慢,但有时用快速度出的飞白,或者急速的收笔是什么效果,有时一下我就会记住,它对个人是种秘籍,你不写是体会不到的,你总结出来的东西并不适合另外任何一个人。


你让别人看透你了,那就基本看透你一切了,所谓“善行者无达迹”,你不知道他什么来路,在武术里就是无招胜有招,这一张字再让我写20遍都完全不一样,而且变化非常大,同样一个字,下一个字我可能不这么写,都是随机应变,这个很重要。不是一个定势。

我的书法主张,我最瞧不起把临帖当劳动的人,网上还在争论临帖一定要像,你为什么要像他呀,古人就是一个参照,他又不是你爹,你就写你的就完了。那种像,是技术上的不是精神上的,你看凶猛的动物都是先喝血、再吃肉,喝血那是精华的。

我的特点是没有一个定势,脑子里闪现的都是曾看到的瞬间,都是奇异的景致,没有排序,只是别人没看到罢了。


要浅尝即止,这一点我和孙先生有截然不同观点,就是传统的东西要浅尝即止、蜻蜓点水,我需要的是水,甚至没想是在水里产卵,孙伯翔的观点是做潜水艇,潜水艇基本是上不来的危险大。潜得越深上来越费劲。

当然快慢不是绝对的,很多人写字很快但也非常好。篆书我觉得写出来有金属感是最好的,它本身就是做在金属上的。像甲骨文那是刻出来的。当代写甲骨文是潘主兰,游寿的篆书很好,又有味道,又有力道,又厚重。

至于侧锋,我想我所有的侧锋,越是侧,越是见功力的,因为那是较劲的时候,如同你恋爱时送一个喜欢的女孩回家,送到三楼就不管了,说明你是三心二意,明明人家住六楼,你得送到位。得表现出诚意,写字的诚意和做人的诚意都有所体现。


艺术不是一个常态的东西,就是此时此刻的一个动作,心性使然,有生命力的人写的好,就是因为他是不可复制的。

书法你不仅要会往内,还得会往外。当然这是我个人理解,这是讲运笔的一个方式。这个其实也不重要,现在你视觉上能看到的技法足够你受用一生,好多技法不知道更好!

但文人是这样一个东西,越压抑他越有思想,历史上太平盛世没有好画家,徐渭、八大、竹林七贤,都是压抑出来的,战乱,民不聊生,但在艺术家那是最好的休养生息,他又有思想又有时间,当局那时谁管你文人想啥。


总的来说材料不是关键的,关键是驾驭能力,我写字不择笔,羊毫笔我可能写得比较润、比较饱和,给我一枝狼毫笔,我一样能写好,能写出另外一种感觉。你给一个时间去把握它,有掌控力了,对一个有能力的人来说这不是绝对的。

真正的书家内心应是纯凈的、明亮的,虚室生白。

董其昌人首先是贵族气的,字也是贵族气,他和赵孟俯都是这样。不管字、画、人,有贵族气确实是好的。但相比较而言,我更喜欢民间的,边缘的,因为那营养更丰富。


我去接受他是为了改变他,批判的接受从古到今都很重要,我崇拜你,我就把你读到庸俗,只有把你读庸俗了,我才提高了,我看到你的不是了,我才提高了,一个人30年还崇拜一个老师五体投地,这人肯定是个傻逼。一个人一生要超过几个或更多的老师。当然做人上要尊重老师,那是两回事。

《画禅室随笔》里说士君子要多读异书,多见异人,什么村农野叟,身有至行,说得多好。因为他会提供你想象不到的事,你聊天肯定愿意和高人聊天。一个俗人、一张口就是中国书协,那还聊什么。当然太牛逼的人我也不喜欢,处处要与众不同,那就是卖弄,也是庸俗。

当代就是这样,道德沦丧,文化消失,人格萎缩。所以我就把自己弄明白,看看书,喝喝茶,弄点好吃的,喝点啤酒,争取晚死就完了。



我觉得当下,你想活得有境界,还要有意识地培养清高。要有小心眼的劲儿,要不屑,你才能培养你的清高,才能谈吐不凡,才能使你的艺术有境界,写字才能耐看。我写过一篇文章叫猛兽不群,就是要用猫科的活法,当然这些都不是凭空的,是你体悟的很多东西给你的,不是多吃包子就能产生的。

你今天跟他叫老师,没多久你精神上就和他平起平坐了,那你是非常高的,在内心你已经把这老师淘空了,问不出什么了,那赶紧换,赶紧找更高的人,这和人品没关系。

你观点可以是自己的,但人格却是公众的。过去的文人是最有骨气的,见解不同就不把你放在眼里,就是这事让我去做还不如让我死了。过去的文人,他可以当亡国奴,但这件事不认可,他可以杀头,但你让他背叛自己的观念、信条,这事他不做,这是文人的骨气。


最好的老师叫自悟,可能一个人在某一方面能给你影响,人有时不要太多总结,做就好,总结就容易程序化,我写字不愿意定格,自然状态。想怎么写就怎么写,有人叫一声好就算意外吧。

你在足球战术上绝对能体会“屈铁”和“盘丝”的重要,临门一脚没有“屈铁”那劲你怎么也进不去,再“盘丝”也没用,但你想实现“屈铁”必须得“盘丝”,就得来回拉、来回调动,进攻时一泻千里,防守时水泄不通,那就是书法,你写过瘾时就是一种进攻,你不让别人看出破绽,那就是防守,堵住别人嘴,谁也不敢说你不懂笔法,那就是防守。

就中国画的程序化的状况,比如构图,外国没有这种程序,《画筌》也是在说经验,你照它说的画,肯定死。打破它很重要。知道规则,怎么绕开它很重要。这方面,没有竞技规则,只有自己规则,然后你才会出人意表。你还要高级,把别人落下一块,让他总是追你,领先者就是一刻都不放松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现在多少人都是停滞状态,我过去说:书法路上横尸一片,能站着的寥寥无几。

好的东西浩如烟海,没法具体。我不主张对古代鉴赏全面,喜欢哪一路的,就多关注一些,其他可以忽略不计。个人渺小,没有那么多精力,还没关注完呢,人没了。最好就是用一种看风景的心情,喜欢就看看,不喜欢就闭眼养心。

尚艺书院编辑整理

转载请注明出处

评论列表1条评论
访客
访客回复 齐剑南这字,野俗一路
发表评论不会发表评论(点这里)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