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书法国展 » 国展楷书作品

刘立稳书法作品网展【十二届国展人物篇】楷书入展

2020年12月21日 21:00:139643人参与1

刘立稳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书法作品全国第二届楷书展,全国第八届楹联书法展,全国第二届行书展,中国书坛中青年“百强榜”书法展,“守正”第一届、第二届全国百家楷书邀请展,历届名人咏成都全国书法大展、“楷圣故里”全国楷书名家邀请展、“黄河口杯”全国书法大展、湖南省中青年书法提名展等专业书法大赛(展)中三十余次入展或获奖。曾先后任《中国硬笔书坛报》编辑部主任、湖南省青年书协理事、湖南省硬笔书协副秘书长,长沙市书协简帛书专业委员会委员、湖南省中小学教材《书法练习指导》编写组成员。出版有《毛笔小楷技法精要》、《黄自元楷书临写技法》、《唐诗宋词钢笔行楷书字帖》。

刘立稳的笔墨人生

  • 『缘起』

年初,立稳兄答应给我写个小斗方。因为疫情,直到前天才去取。这也是今年首次造访天真斋。他拿出作品,写的南宋葛郛跋李公麟《潇湘卧游图》,说特意挑了个很雅的内容。我知道他这是对症下药,治我身上俗气。并嘱咐我裱框时一定要大面积留白,就像一个人独享300平的大房子,才显得低调奢华。

看完字,依旧是倚窗喝茶,面对青山卵谈扯尽。回家后再看这斗方,又想着码点什么文字纪念一下。

黄庭坚有首禅诗:“但得螺蛳吞大象,从来美酒无深巷。”高人小字颇有螺蛳吞大象的气势,声名也如美酒早已远扬。世间美酒,从不怕深巷。唐人姚合也有《送僧》诗句,“人间扰扰唯闲事,自见高人只有诗。”一遇高人,生活平添诗意。

  • 『从来美酒无深巷 自见高人只有诗』

同样是“三高”,他是个子高、水平高、人气高。

他一出场,湖南书法圈都得45度角仰望天空。1米9的身板,跟他对话久了,不仅医俗气,还治颈椎病。所以大家都称之为高人。他父母或许早就预料到了这个大块头,所以取名立稳。人一高,需要立得稳。

高人在书坛是个传奇。看到他,你会觉得这世间确实有人是老天爷赏饭吃。读书,以超武汉大学20多分的成绩考上湖南农大(武冈农村娃不容易,本来能上北大的);写字,全国展斩获无数;办报纸,发行量冲到全省第一……似乎随便干哪个事都能轻松做到极致。

你看,上天给了身高,还给头发(莫小看,这个在湖南书法界颇拉仇恨),还给颜值,还给才华,还曾是个知名媒体的高管。

十二届国展。八尺作品被他烘托得像四尺

如此完美的武林高手,至少在金庸小说里从未出现过。金庸笔下的主角,大多各有人生缺憾:杨过要断手,乔峰要自杀,虚竹刚找到父母,双亲就挂了……总之,要想当主角,除了历千万劫,还要看运气:找得到山洞,捡得到秘笈。

这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角色,只出现过在古龙笔下。就像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里的李寻欢。一出场就是高手,没见学习过程。论笔杆子,他是探花;论刀把子,他排兵器谱第三。杀人也不见什么招式,反正就是一飞刀。“小李飞刀、例不虚发”,古龙用这八个字应付了他一生的厮杀。或许他心中的高手,一切招式都是多余的。

行书册页,自制水纹纸

总之,什么好事都让这种人占了,仿佛他来到世间就是为了寻欢。小时候追此剧,每次看李寻欢出场,感觉所有镜头都是在表达同一句话:你看我帅吗?

高人,其人其字,也有这种感觉。

  • 『我笑众人皆醉 唯他独醒』

高人是湖南媒体圈的一股清流。

我也是媒体人,深知这行的尿性。干这行久了,容易变油。这种油,还不是机关单位那种无欲无求混日子的油,而是一种自认为见过大世面的油,是那种“明明因写错领导职务被罚款、却硬说是插手组织人事安排而被处分”的油。

不止是小楷写得好

高人混迹媒体圈十余年,一点不油,清爽得很。这得归功于从小养成的书法爱好。从7岁在青石板上蘸水写字开始,就种下了这颗种子。遇到合适条件,总会生根发芽。

他当报社主编时,你能想象他是用毛笔改稿子?高人回忆当年,那时办公桌子小,坐班等稿时很无聊,索性拿起毛笔练小楷,改稿子也一并用毛笔——屡入全国展的功夫就是这么一笔一笔戳出来的。

一手小楷竟是改稿子改出来的

这经历倒是有点像启功先生当年拿报纸刷大字,取之不竭的废旧报纸就是他练字的舞台。又像是清代那个武林高手郭云深(真实人物),尽管身在囚牢,尽管铁镣缠脚,仍练就了只能迈出半步的绝技——半步崩拳。出狱后名扬天下,也成一代宗师。

你看,同样是媒体人改稿子,高人把小楷练至化境,我只剩下五笔盲打。——自从知道他的学书经历,就越发觉得李寻欢的虚妄。怪不得古龙远不如金庸。

苏轼尺牍

人生处处是道场,修不修行全在个人。前面提到黄庭坚的那首禅诗,里面还有两句:“水边林下逢衲子,南北东西古道场。”媒体人能将办公室做道场的不多,作修罗场的一大把。

  • 『行云流水 情有独钟』

高人是个对书法有着纯粹热爱的人。

书坛有很多这样的奇人:字跟人搭不上,至少表面上不搭。一身阿尼玛的时尚达人,写得一手高古的大篆;外表木讷,偏偏刷得一手狂草;如花似玉的大姑娘,喜用宿墨刷擘窠大字,第二天臭不可闻——我都不知道她怎么想的。

第一次看高人的小楷,也有这种感觉。近两米的大汉,怎会有如此绣花功夫?这或许与他在报社改稿的习惯有关。蝇头小楷能写得那样精到、宽博、安静。一点一画,真如董其昌所言,有如狮子搏象,笔笔全力以赴。


评论列表1条评论
访客
访客回复 [bye][bye]我顶!!顶顶顶[awkward]
发表评论不会发表评论(点这里)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