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关注本站
【名家专业书法课程大全】价值超10万,书法学习必备(不断更新,全部免费学习)

于明诠:书在哪儿,法是个啥?

2018年05月17日 18:36:07431人参与0

于明诠:书在哪儿,法是个啥?


书在哪儿,法是个啥?

于明诠


“书在哪儿,法是个啥?”,这是我的一本书的书名。2007年某一天,我跟朱新建先生、石开先生三个人在北京二月书坊围绕学习书法话题聚谈聊天,也是一个下午。那次对话编辑整理完了以后就起了这个名字,就叫《书在哪,法是个啥》。


那么,这本书里边我主要的观点是什么呢?就是在我刚才谈的个人书法观基础上怎么来理解技法的一系列问题。技法问题当然是很重要,书法艺术跟其他艺术不一样,就是技法这个事儿特别特别的重要,大概与杂技差不多了,但我觉得比之杂技也还应该有所差距吧。比其他艺术门类好像更加重要、更加突出。因为书法俗称写字,就是写毛笔字嘛。既然是写毛笔字,“如何写”那当然很重要了。关于临帖创作技法研究的著作出了很多,现在全国上上下下各种培训班也非常火爆。培训班大多数也是只教技法,现在包括我们大学书法本科教学,技法类课程也都是占了大半儿。所以,对于学习书法来说,技法当然是很重要的,谁也不能否定。于是就有许多朋友常常说,书法嘛也不用说那么多,你就好好地写,你就拿古人字帖写,直到乱真。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,技法写得炉火纯青,怎么写都好。否则,没用!这些观点从某个方面说我认为也对,起码我也不反对。但是,怎样算是炉火纯青,怎样算是好呢,还是说不清楚。前边说到“十万进士”写毛笔字技法虽不能说都炉火纯青,大概技法也都近乎精熟了,总不能说个个都是书法家吧。再者,如果《峄山碑》技法算炉火纯青,那《散氏盘》呢?《多宝塔》算炉火纯青,那《麻姑仙坛记》呢?沈尹默算炉火纯青,那康有为沈曾植于右任徐生翁呢?各自里面所包含的韵味、风格、境界分明是不一样的嘛。还是我刚才说的,技法说到底只是一个解决创作的时候表达想法的一个手段,但不解决你的想法及其品味境界高低的问题,甚至不能解决你的字里面有没有想法以及想法多少的问题。至于你有没有想法,你的想法高妙不高妙,高雅不高雅,内涵丰富不丰富,深刻不深刻,境界能不能是高品味的,其实这是由你的想法决定的,而不是手腕子底下的技法决定的。历代书法大家都无一例外地强调“字外功”,“字外功”是干什么的呢?就是管着往技法里边填充作者“想法”的。



于明诠书法作品.jpg

于明诠书法作品


既然技法是为体现你的想法服务的一个手段。如果你有了某个想法,你就会把古人的这些技法整合到一块儿为你所用,做加减乘除。如果你有了这些想法,古人没有过的技法你也可以随时随地的灵活地把它创造出来。可能有的朋友说这话是不是说的有点大?古人没有的技法你也敢创造吗?你敢自己瞎造吗?其实,二王之前没有二王技法,颜真卿之前也没有《祭侄稿》这样的行书技法。再比如说,在金农写漆书以前,没有人拿毛笔这样来写字的。大家都知道金农写的那个漆书,他怎么写横的笔画那么宽呢?他的前人绝对没有。他是两种办法,一种办法是把毛笔锋毫截平了,毛笔大家都知道是个圆锥形的,他把它截平了,截平了以后呢,毛笔就像油画笔一样,像个刷子一样了,所以写的那个横画是很宽的。还有一种办法,是把长锋羊毫卧笔横扫。长锋羊毫是很长的,他把它压到纸面上,握笔横着扫过来的。你说在金农之前,我们的经典碑帖里边有哪个古人有这种技法呢?当然是没有的。那就是他个人的创造,他开始这么写的时候肯定很多人是看不惯的。你那不是糟蹋毛笔吗?很好的毛笔你把它截平了,把那个毛笔握笔横扫,当然是糟蹋毛笔啊。我们都是用毛笔尖写字,用三分之一、二分之一已经到了极限了,压到笔根都是不可以的。我们要讲中锋啊,你这不仅是侧锋,是把它压倒了,压平了,横着扫过来,拖过来,那肯定很多人觉得你这是胡闹。那么今天我们看金农的那个漆书,它给我们展现出来这种特殊的审美风格韵味,其实也是非常好的,也是非常精彩的。如果我们今天也写这样的字的话,你也得靠这两个办法。为什么?因为没有人给你制造那样的毛笔啊,除非你用油画笔写。或者你也用卧笔横扫,要么你把它截平了。凡是成功的历代这些大书法家,他们都有自己创造的独特的某种技法,颠张醉素有,苏黄米蔡有,杨维桢徐渭有,倪元璐张瑞图王铎傅山也有,赵之谦沈曾植康有为于右任徐生翁都有。你去看看,他们里边有很多的独特的写法,那些技法实际上是来自于他们大胆的独造。当然也不是说非要独造就一定好好,当你独造的这个笔法,这种技法跟你的想法完全能够合为一体的时候,或者说你的想法必须靠这样的技法才能够表达才可能体现的时候,那么这种独造就是有意义的了。如果反过来,你没有自己独特的想法,幻想有朝一日得到一种独特的技法或造出一种技法,就能写出一种风格来,那就错了,那是典型的本末倒置。但是你有了某种独特的想法,你自然而然就让笔底下的技法出现了一些别人所没有的东西,不这样不行,其实这是很正常的。所以,前人总是感叹“吾腕有鬼”。哪里是“腕”有鬼,分明是“心”有鬼嘛。


于明诠书法作品


现在有很多谈书法技法的书和文章,大多数都是把古人的各种笔法分门别类地加以总结归纳,然后就是叫大家按照这种量化分析的道理和思路去练习,人们称之为“科学训练方式方法”、“强化训练模式”甚至“展览备战冲刺集训”等等。能够尽快地掌握古人现有已有的笔法,这当然是对的,当然是有意义的。但是我认为这只解决了问题的一个方面。作为书法艺术本身来说,它是不断地向前发展的,技法也是不断发展丰富的。想掌握了一种或几种经典技法就从此一劳永逸,是不行的。你看,地底下不断有新的出土资料来让我们重新认识古代的书法及其技法,这些新的出土资料就必然会带来技法上的改良甚至革命,人类的审美观念不断地向前发展,想法自然就会不断发展变化。我们今天能把字写到那么大,在中国美术馆展览写那么大的作品,这在古代是没法想象的。人们的想法不断地变化,环境也不断地变化,材料也不断地革新,技法同样也会不断地发展变化丰富,这都是很正常的。关键是看这些新的技法如何能够体现你新的想法,和你的想法有什么关系, 而不是为了技法而技法,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在今天很值得我们认真思考。



于明诠书法作品4.jpg

于明诠书法作品



       这本书里的对话就是从各个角度、各个方面谈论这些问题的。当然我们对话讨论的时候,各自的观点看法也自然地不尽一致。这本书里面我也有一个《自序》:“我刚开始写字时坚信书法就是技艺,后来觉得书法既是技艺也是学问。今天,我感到了问题的复杂。书法既是技艺,也是学问,但更根本的应该是其背后的文化与思想。书法的伟大与不朽终究是文化与思想的支撑。因此我们不妨经常地问一问,书在哪,法是啥?问谁呢,问自己。”我举一个例子,大家都知道李叔同,都知道弘一法师的字,那么弘一法师在三十几岁出家之前的时候他写的字不是这样的,他当时真草篆隶写得都很好,他也很有学问,知识面也很宽,是第一个演话剧的又是一个音乐家,还教过美术,也搞过篆刻,搞过文学创作,他各方面都是很优秀很厉害的。出家以后,把这些爱好都抛开了,他只带了一管毛笔走入佛门,天天抄经,这样抄经的时候慢慢地字就变了,就变成现在我们看到的“弘一体”这样了。我们今天看标准的“弘一体”是他36岁出家以后慢慢写成的这样的字。他老人家当年写这个字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自己要当书法家,他根本也不会去想那样的问题。在当时可能有很多人喜欢他的字,也不是从书法艺术这个角度喜欢的。因为知道他是一位高僧大德,爱戴他,很多人就请了他写的字挂在家里,其实并不是完全当一件书法艺术作品来欣赏的。那么今天我们如果说二十世纪的一百年,我们要给这书法家们排一个座次的话,李叔同肯定是少不了的,前十位一定会有李叔同对吧?那他这样的一种风格、这样的字怎么来的呢?显然不是从古人的某种技法直接搬过来的。古人的碑帖里边没有这种写法,你看他写的那个字,起笔也没有什么刻意,是顺锋起笔露锋起笔还是藏锋起笔呢?是圆笔起笔还是方笔起笔呢?我们在纠结这个的时候,你看李叔同怎么写的呢,既不是顺锋也不是逆锋,既不是藏锋也不是露锋。我们现在说写字,一个点画一个线条里边要看到这种书写性,说行笔的速度要有节奏感,要有快有慢,反映作者情感上的起伏变化。你去看弘一法师的字,他每一个点画写得速度都是很均匀的。因为他心底里边没有喜怒哀乐,他写起来就没有快慢,就没有急和缓,甚至没有什么情感起伏。再一点所有的古人的碑帖都告诉我们一个道理,章法一定要不能平淡僵化,章法绝对不能“状如算子”,一个字一个字地排。但是你看弘一的字,每一幅字都恰恰都是“状如算子”,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往上排。第一个字跟最后一个字的表情是一样的。从技法上说古人没有这样的一种技法,他这样的一种风格格调不是来自技法。第二也不仅仅是来自学问,他虽然学问很大,也没有哪一门学问告诉他可以把字写成这个样子啊。那么,他为什么会把这个字写成这个样子呢,我认为还是思想和文化最终起了决定作用。他遁入空门以后,整个的人生态度完全变了,心里边的“想法”变了,所以慢慢慢慢把字就写成了这样。他绝不是想当书法家,想刻意创造一种风格来写的,所以思想的深刻,文化的滋养,最终在一个人的书法品味境界里边起了决定作用。


于明诠书法作品5.jpg

于明诠书法作品



《书在哪,法是个啥》我这个自序基本上就概括了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。如果我们今天跟初学书法的朋友来谈这个话题,大家可能觉得你说的这些东西太云山雾罩了。的确是这样的,基本技法当然要先解决。前面说过,这是学习书法的第一个阶段。书法需要终生研习,慢慢形成自己的风格格调韵味境界,只是一生当中要分几个阶段,不同阶段着力点是不一样的。基本技法掌握到什么程度才进入新的研习阶段呢?六十分算及格的话,七十分,八十分,九十分都行吧,不绝对。但前提是你的“想法”渐渐成熟甚至有了强烈表达欲望的时候,你就会忍不住地去探索尝试了。若问我能否告诉大家一个基本的方法,大概不能。你前面说要把古人的技法整合起来,怎么整合呢?恕我无法告诉你,因为我自己也是在探索实验阶段呢。我只能是说研究研究古人他是怎样走过来的,那我们也应该从中寻找出一些启示,沿着这个路径往下思考。我的观点是,学古人应分为三个层次:第一,学古人的具体技法;第二,学古人关于书法的想法,也就是古人的书法观;第三,学古人学习他们的古人前人的方法。低一点,大家都理解。第二点,大家也能理解。第三点,往往是我们不太注意的,但这一点很重要。所以说,书在哪,法是个啥?问谁呢?问自己。这是我的第二本书,也就是我今天说的第二句话。说的不对的地方,请大家批评指教。



于明诠书法作品6.jpg




本文源自网络,尚艺书院编辑推送

转载请注明出处
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
微信